第八十三章又是这个故事第一更(1/2)

加入书签

  感谢【疯龙一条】好汉的打赏!感谢【好书主义者】好汉的打赏,谢谢两位好汉对《新瓦岗》的给力支持,谢谢!

  ························

  三天过去。

  马三保都快被逼疯了。

  派出去的所有斥候全都有去无回,没有给自己带回来一丝儿的消息,除了三天前有斥候回来说小砀山在攻打金堤之外这之后便再也没消息回来了。

  甚至金堤城还在不在那华公义手中自己都不知道,马三保觉得这次所遇见的对手不与往同啊!

  也曾想过派出一队人马冲杀过小砀山在瓦岗外的封锁去救那金堤,可还是又放弃了,毕竟金堤是轻,瓦岗才是重,连情况都没有摸清楚便出兵无异于无头苍蝇乱撞,怕弄不好还会丢了瓦岗也不一定。

  不过宇文霸没有让马三保再纠结多久,便三日后,小砀山的人马就开到了瓦岗前,安营下寨,然后便派出了头领来叫战了。

  “瓦岗守将马三保,你翟爷爷今日来到关前欲斩汝头,你可敢开关迎战否!”

  呃······

  当翟让阵前叫战的声音传入宇文霸耳中来时,宇文霸不禁有点无语,什么时候俺们的翟头领也这么的有水品了?

  还带着一点文绉绉的感觉,不是说山贼都是骂城的吗,哦对了,这翟让毕竟是官家出身,有着一定的底蕴,也是,便那书上说的让人骂城也多半是让程咬金呀齐国远这些干山贼出身的去骂,也没见像让秦琼张公瑾这样的去干这种事呢。

  “兄长,此人眼中无人,便让我出战,斩了此人!”马宗怒火焚烧,上前请命。

  “金堤城破,华公义尚且不敌,你我难道还能胜过那华公义么?”马三保摇了摇头,望了马宗和马有周两个胞弟一眼:

  “便让他叫去,吩咐军士,挂出免战牌,小心提防便是。”

  “这······领命!”马宗很是不爽的点了点头,然后叫军士挂出了免战牌来。

  不是说当年徐世绩带着人马一到瓦岗,那马宗便出战了的么?

  搞死了马宗然后是马有周,斩了马有周马三保又出来单挑,打不赢便回马穿城而过投奔山东去了,然后瓦岗就得到了。

  可肿么轮到老子便一个个都特么的死守不出?

  你不出来那老子便想办法进来!

  宇文霸一挥手,开始了b计划,一个个军士在营帐边开始了挖坑埋锅,加柴点上了火来。

  这是要埋锅造饭,准备和我瓦岗长久之战的样子么?

  眼前的一幕直把马三保给看的发愣。

  有没有搞错,和一个粮仓所在的城池打长久战?

  这人是脑子坏了还是肿么个情况?

  原不是做饭!

  只见小砀山军士们往锅里加了些黑色米一样的颗粒,然后便熬煮起来,锅里的水渐渐的呈现出淡黄色,一段时间后捞出黑色颗粒不要,只将那药水给分装进了一个个的水袋里。

  “这是鸦胆子,又叫苦榛子或是苦参子,是可以入药的。”

  营帐内,只有宇文霸和华公义两人,山娃子和雷氏四兄弟皆在营帐外候着,华公义自然已没有再绑缚了,宇文霸相信华公义不是一个小人,说实话,马上宇文霸不是华公义的对手,可是身怀擒拿搏击的宇文霸在地上却绝对不怵赤手空拳的华公义。

  宇文霸伸手捻起一颗鸦胆子来,望了一眼华公义又道:

  “此药味苦、性寒,有清热解毒止痢疾的功效。”

  华公义是宇文霸特意随军带着的,其用意便不言而喻了,便是那华公义也隐隐的猜测到此人如此做的目的何在了,只是自己现在的这颗心已死,再也不想折腾了。

  本来心高气傲的自己以为仗着一身的本领便可以大展才能为国家社稷做出一番大业来,可是没想到就因为自己不曾钻营便无法得到上官的亲眯,竟然就这么的被钉在了金堤城这么个小地方上,甚至连上阵杀敌的机会都不曾有,这么多年来,便一直做了个守粮奴!

  甚至守粮奴都还不是,那马三保才是,自己还只不过是马三保的一个看门人而已!

  本来以为这辈子也便如此过了,却见这小砀山来犯金堤,又想着或许机会来了,只要立了功,就算朝中无人,自己也便一样能够提升上去,可是却没想到竟然被这个小山寨给打的落花流水,简直可以说是毫无还手之力,无论是自家的军士还是计谋,自己都是完败,可是这之前自己还一度的抱怨是没有得到重用没有机会,看来不是没有机会,是自己没资格得到重用的机会!

  宇文霸瞧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