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二王山(1/2)

加入书签

  “伯当兄长好箭法!”

  薛华成狠狠的盯了王伯当一眼,自己都没看出那伏着有人,可这白衣神箭竟然都差点把人命给取了,只要愿意的话。

  此时,自隘口处又连续奔出十来个人堵在三人面前,似是想喊些话壮壮胆,可那程咬金那里等你再说甚,早已抡起板斧就打,薛华成又是学样捡样,提起长枪也喊杀而上。

  王伯当怕两人平白伤了人性命,忙喊叫一声:

  “手下留情!”也跟着加入战圈。

  这些个平常毛贼那里是这三人的对手,三人也就那么一冲直接就把这十来个人给打的落花流水,一个个的跪在地上直磕头讨饶。

  这时,宇文霸等人才从后缓缓走上,这些毛贼见三人后面还有这么多个人一个个的看起来也都不是善茬,更兼先前射自己那白衣人还向那做闲士装扮的禀报,就知道这人怕是更为厉害。

  宇文霸见这些人颇不像行脚响马,多半是有山头的强贼,直接问道:“你们是那个山头的?”

  “二王山。”那带头之人颤颤巍巍的道。

  宇文霸心一跳,日后的那吃人狂魔朱璨可就是从二王山下来的,后来混进朝廷中,不知不觉做到高位,最后竟然被隋炀帝给命为总督运河事宜,而这朱璨在位期间为所欲为,对于河工的生死从来不予理会。

  以至于每天死去的河工比新抓来的都更多。

  这还是其次,因为那个时候比现今天下百姓还更为苦难,开凿运河粮食不够吃,那朱璨由此竟然喜欢上了吃人肉,开始还好,什么样的人肉都吃,到后来竟然只吃年轻妇人和小孩身上的肉。

  这穷凶极恶的作为也最后导致无数河工造反,可以说河工造反不是压垮炀帝江山的最后一根稻草也称的是倒数第二根了。

  后来炀帝要杀朱璨,这朱璨竟然拉起了一支人马造反,自称迦楼王,更是做出无数泯灭人性的事来!

  别的人,我宇文霸可以不管,任由历史该如何便如何,但此人,自己却非得就此除去也!

  “二王山离着这官道多远路程?”宇文霸又问。

  “怕不下十来里。”

  “直十来里路程这半夜三更的你们还到此剪径,莫不是听我等口音非本地人氏想诓骗于我们不成!”王伯当上前拎起那带头的来,直把那带头的吓得尿都飚出来了,王伯当一把将人甩出老远:

  “怂货!”

  “好汉不知,白天寨子里二当家带着我们劫了一出嫁小娘子,回到寨里想交秦晋之好,却未料那小娘子生死不从直言二当家若是用强便自咬舌死了就罢,二当家的无奈只得以那小娘子寡母相逼,最后那小娘子服软肯做二当家压寨但言要媒证十人方肯依从,于是二当家便命我等立即下山劫十人上山去,在山下只劫的四人,那小娘子不依二当家又将我等赶下山来,这夜间山下哪里还见人,一思量我们便到的这官道寻了这处隘口,心想便劫些寻常人上山交差就行,那里料遇见各位好汉爷爷,还请饶命啊饶命啊。”

  众人见说皆是恍然的一副样子。

  白天酒肆里见的那队迎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