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女将(1/2)

加入书签

  重山密林中,两个汉子摸黑而行。

  坦途不走,偏挑一些野草丛生,陡峭断崖处行进,这般寒夜只着单薄布衣,此时更是被那荆棘树枝划割的七零八落。

  犹如那山中野人。

  且说这两个野人行时还不住回头望去,而夜色中远处更是偶尔闻的那一两声追赶喊叫。

  原此二人逃命也。

  拨开一拢深草,眼前陡现一竖坡,当前那汉未料此直接便扑摔下坡,好在坡陡但还不怎高,却也摔断一腿,再不能行走。

  后面之人小心跳下坡来,却被那断腿之人往外一推,压着声音道:“童环兄弟快自去,我二人不可再被捉回那羊圈去也!”

  那被唤做童环的汉子听了也不言语,也没离去,径直上手将断腿汉子背负在后背便走,却再次被断腿汉子挣脱。

  “你怎就不听我言!”断腿汉子似是急了,见自家兄弟又要上前来背自己陡的摸出随身尖刀来横在颈子处,道:“兄弟你若再逼的我,也便就此去了!”

  “金甲兄!”童环慌忙往后退开几步,正欲再说甚,周围忽的窜出十来个军士,两人见了顿时一滞,尤那金甲更是连番叹气。

  却听那童环竟笑了两声:“便罢,你我兄弟也就都这般了。”

  话声未落陡见童环也提起刀来就抹向自家脖子,这时,一柄陌刀突然飞出,刀背磕在童环手肘,那童环吃痛惊呼一声,刀锋因此也偏离些许,擦着咽喉而过。

  “总是天地汉子,便这般轻舍自身?”那抛出陌刀的军将走前一步,扫了二人一眼:“见你等也不像那乞食之人,因何深夜这般鬼祟?”

  “敢问将军不是那虹霓关兵马?”金甲没想到这人竟会救自家兄弟,扫了眼旁的士兵发现甲胄也不像是身后那些追兵。

  “虹霓关?”军将双眉微皱,暗思:突围后一路至此,众人皆疲惫之极哥哥才将人马带进这深山密林歇脚,却未料竟阴差阳错到的这虹霓关附近。

  这可不妙,得尽快通知哥哥开拔,那虹霓关守将可不是善与之辈!

  军将又问:“此处是何地界?”

  “此处便是庆坠山。”一个女声突然出自那高坡之上,吓得金甲童环二人浑身都一颤。

  军将也抬眼望去,只见火光映射中,一体型高挑模样俏丽女子着一身甲胄,手拿一长柄绣绒窄背刀,红披风打扮,英气十足,不由看的一呆。

  心说这世道男子做将常见,妇人家披铠甲则还未曾见过。

  “那将好是无礼,怎这般看与我家小姐!”女将身旁一丫鬟也是做女将装扮,此时一声冷喝,却被那女将抬手止住,看向军将道:“你是何方兵马,因何深夜至此,莫不是要窃取我虹霓关否?”

  过了这庆坠山便是虹霓关,虹霓关守将新文礼号称八马将,这次也是奉了那靠山王之令围点打援,若是此番被这女将将今夜之事带回去告知,那新文礼定然算到我等必是那众反王一家,若是派兵马来截杀岂不大为不妙?

  不可,得先将这女将擒住!

  军将打望了一眼坡上,女将所带兵马也都是女兵装扮,直二十来人,当下心中已有算计,闻女将之言,连连摆手道:“本将王当仁,我等是那杨义臣麾下追赶瓦岗人马至此,非是为夺你关隘。”

  女将闻言也点了点头,扫了眼金甲童环二人道:“那便请将军将这二人还与我家带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