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赚出潼关(1/2)

加入书签

  潼关。

  借着夜色的掩映,路边一棵大树下两个鬼祟的身影不停往城门口张望着,似是有甚打算。

  “恩公往哪去?”尚义明试着问道:“莫不是要入这潼关否?”

  说话间,尚义明都咽了口口水。

  开玩笑啊,这潼关守将魏文通号称九省花刀将,面红似关公,手中一柄青龙刀使开来那可是有万夫不当之勇!

  便是老大王嘴边常夸赞的存在,怕恩公也非对手也。

  “最好是绕城过,也就多一两天路程。”

  “许是那魏文通尚不知我事也。”秦琼不想绕路,扫了眼尚义明随身的旗牌令箭道:“有此令牌瞒天过海或能过关!”

  一两日对平常而言无甚紧要,可对战时那就是胜与败生与死的差别,靠山王围点打援的计策或许瞒不住丹阳城中群雄,但城外各方势力又岂有不去救主?

  所以耽搁不得!

  虽说自家与那些个反王也没甚交情,但若是今朝众反王全被剿了我秦家大仇又可借助于何人?

  尚义明听的是满脑门冒冷汗,知晓恩公是铁心要穿潼关而过,当下皱眉苦思道:“我有个母舅在曹州,唤做孟海公,如今思想去那里相投与他,恩公与我一同前往岂不更好?”

  说话间也解下旗牌令箭递给秦琼,显然,尚义明也明白秦琼不可能听自己的劝。

  果然,秦琼伸手拿过令箭揣在身上也不再多话,朝尚义明再一遏首,转身就往潼关城门口而去。

  尚义明叹息了声,随即下了小路。

  城门口,秦琼扣关大喊:“我乃老大王账下十三太保秦琼是也,速速开的门来!”

  城头守将一听这喊,立时一惊,打眼往下看却看不太明,于是下了城楼令军士开了一旁小门,只见夜色中一挺拔汉子傲然而立,一身鲜明铠甲气宇非凡。

  秦琼抽出旗牌令箭一亮,守将当即拜下,道:“小人不知十三爵主爷驾到,还请赎罪!”

  秦琼十三太保的身份可不是吹的,靠山王在朝中的威信那就可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的义子也都是经当今皇上认可过的,也就是真正的小王爷。

  谁敢得罪?

  何况听说这个新近收纳的十三太保武力值更是狂暴。

  “无须多言,本将身令重命得立刻出关,你速速与我备些吃食再亲送我于北门而出,待事成回来定将记你一功!”秦琼说话间就进了城。

  守将先是一喜,吃食不打紧,可听秦琼还得即刻出北门,当下为难道:“十三爵主爷有所不知,旗牌令箭进城可以,出城则还需得帅府令牌。”

  秦琼回眼一瞪守将,吓得守将慌忙又跪倒在地。

  “也罢,给我牵匹快马来,再往元帅府带路,待本将完成老大王之事也算你小助本将之功!”秦琼自是很清楚现在反王四起,任一处都是进关容易出关难。

  自己要是强行闯关的话,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既然这守将尚不知自己反离老大王那深在元帅府的魏文通想必也是不知晓的了。

  再让这守将随我去元帅府,那么即使之后有朝廷旗牌官来通报自己之事那守城军士也做不得主,这便又能空出些许时辰。

  守将一听,丝毫不曾怀疑,更是大喜。

  如此一来这十三爵主爷出关与否自己都没了责任,也就带去元帅府一遭还能赚些小功,自是高兴的紧。

  也不怀疑为何秦琼连夜赶路竟没马匹。

  守将亲自给秦琼牵来匹马,自己又骑了马,不待秦琼催促就直往元帅府而去。

  到的元帅府,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