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虬髯客二更到(1/2)

加入书签

  丹阳城的夜,很是喧哗,尤其是各家酒肆,不用说,这又是一个通宵达旦的夜晚。

  对于宇文霸来说,也是如此。

  和王伯当真特么的是秉烛夜谈了半夜后,下半夜还生死被王伯当拉到院子里来非要切磋一下,这倒令宇文霸稍有点诧异。

  因为从宇文霸所了解的王伯当来看,可是一个不这么会来事的人啊,便是之前的秉烛夜谈都让宇文霸觉得这王伯当似乎有点过了,没想还要比试一番。

  莫不成此人是想更进一步的了解我么?

  那么他的目的又是何在?

  不管你目的何在,既然你要想了解我,那么我便让你了解过够。

  两人来到酒肆后院,却见李如珪正一人自斟自酌的坐在石桌旁饮着酒,倒显得很是惬意的样子。

  这李如珪生的挺白净,五指修长,还有那白白的衣衫,在夜色中,衬着他那略显瘦削的身子和额下的那一摞山羊胡须,倒很有一股仙风道气的感觉。

  肿么这少华山的人都特么的喜欢穿一身白?

  谢映登是这样,王伯当是如此,还有这李如珪也是这般!

  幸好齐国远是一身青袍,要不然人家还不定认为你少华山谁翘辫子了正办事呢,我靠!

  宇文霸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老成持重的人怎么会和那个活宝齐国远合得来,要知道这李如珪可是出身于富贵人家,而齐国远打小便是孤儿四处流浪,混迹于市井,一身的痞气除了那也还白净的脸之外怎么看这两人都应该是两个不同世界的存在才对啊!

  李如珪是头几天便到了丹阳城的,是为的探寻消息搜集情报,毕竟少华山这次丹阳之行目的可是要寻一明主,此事非同一般,李如珪心性谨慎,所以自然成了不二人选,令宇文霸有点失望的是,谢映登没有来。

  李如珪见宇文霸和王伯当走进院子,立刻起身和二人见了礼,见二人的模样也便知晓两人是要干什么了,四周瞅了一眼,道:

  “此处多事之地,伯当兄和宇文兄便勿要比试刀枪了,可好。”

  “四弟所虑极是。”王伯当朝李如珪点点头,然后望向宇文霸,宇文霸自然是一口应承。

  王伯当枪法虽然说比不过谢映登,但是却也差不了多少,上回小砀山宇文霸和谢映登切磋,宇文霸能感觉得出来那谢映登并没有尽全力的,所以说若要论兵器的话,恐怕还不知道谁胜谁负。

  而要说比拳脚嘛,那宇文霸是有着百分百的信心!

  八年兵王生涯的锤炼,擒拿格斗暴击拼杀这些个本领可说已融入血液之中,不说完爆你王伯当,至少要取胜应该没问题。

  王伯当的拳脚属于大开大合的一类,一上手使开来虎虎生风,倒不愧他勇三郎的绰号,不过此时的勇三郎却有点郁闷,因为宇文霸的脚步很是怪异,闪躲间总是以出其不意的方式,令自己有一种像是铁拳打棉花的感觉。

  “伯当兄小心!”

  几个回合后,宇文霸轻声吐出一句话来,脚步回转,那看似要避开去的身形不退反往里一切,恰王伯当一拳击打过来拳势已老,根本不及回收,宇文霸就势手腕一翻,抓住王伯当手腕一撇,身子一拐,脚下用力一绊,同时手上再往前一丢,那王伯当一声惊呼,双脚腾空的被整个扔了出去。

  挡臂掏腿!

  “宇文兄的武艺好是怪异。”

  王伯当拍了怕衣衫,一声轻喝,抬脚再朝宇文霸踢来,宇文霸竟听到丝丝的破风声,可见这一脚上所含的力道之足。

  “伯当兄过誉了。”

  说话间,宇文霸动作可不慢,双脚生根一般的抓地不动,只是身子往后猛然一倾,将那踢来的一脚给空了出来,王伯当一见这脚踢空便感到不妙,果然,根本就还没待王伯当收回脚去,那宇文霸本是往后倾去的身子却向前伸出了双手来,刚好抓住那已成强弩之末的脚掌。

  一旁的李如珪不由叫了一声:

  “妙!”

  余音尚在,宇文霸后倾的身子像陀螺般的一旋,已经借力而回,趁势将抓在手掌中的那只脚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然后往下一拉,王伯当再次被摔在了地上,可是宇文霸却还没有放开手中抓着的那只脚,此时将那只脚往上一提,左脚抬起便朝王伯当面门踩下。

  “啊呀!”

  就在这一脚踏下的同时,黑暗中一声惊呼陡然传出来,惊得院中三人皆是一怔,此时再听几声轻喝,蒲劲松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