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龙风胎诞生(1/2)

加入书签

  然的花心猛烈迸发出激|情,随着那灼热的棒棒在柔然紧窄的小|岤内一股一股的激射,"噗、噗……"刚刚才达到绝顶高嘲的柔然,被烫的竟然再次达到了高嘲。"啊……啊……老公……射死我了……啊……死了……"然后,她再也没有力气挪动自己的身体。离开了志扬虎躯的支持,柔然慢慢的扶着墙,软到在了墙角,大量的荫精和jing液的混合物缓缓从她曲折的幽径深处落下,见证了他们的爱是多么的疯狂。

  第二天一早,精气神十足的柔然领志扬到了南城敬老院,而张琦则另有任务,没有一起跟来。

  登记处的老师傅,一听说柔然要见徐氏夫妇,脸色不禁有些古怪,但是给志扬和柔然指了路就不再搭理他俩,继续看报纸。志扬回头看他冲着自己笑里透着古怪,又摇了摇头,有心问个究竟,但是心想人生地不熟,才忍着好奇没多问。

  志扬第一次见到柔然的姥爷和姥姥,而柔然根本不知道,她姥爷三个月前中风,当她来的时候,他已经形容枯槁般的风烛残年了。

  柔然扑在姥爷的病床前,哭得跟泪人一样,而姥姥拍着她的背在边上劝解。志扬打量了一番,柔然的姥姥虽然眉宇间带了几许哀愁,似乎知道老头子不久于人世,但是一看面相就知道是慈祥的人,说话间也带了一股安详之气。老爷子说话几不可闻,但是老伴相伴了一辈子,还是能够把他心里话的意思猜的八九不离十,"你们回来,你姥爷高兴……原本不打算告诉你的,怕……撑不到你回来见你一面,还留个遗憾……""呜呜……"柔然再也忍不住悲声,扑到姥姥怀里哭了出来。

  "好了,好孩子,乖……你能及时回来,见你姥爷最后一面,说明老天爷还是睁眼了……这位就是志扬吧?"老妇人一看是经历过风雨的人,话里透着沧桑,让志扬想起了童年对父亲的懵懂记忆。

  "是,姥姥,我就是志扬,这么久了,才第一次来,真是失礼之极。"志扬赶紧鞠躬道。

  "一家人不必如此,是我不让然然来的,咱们家里就这样的情况,前些日子……哎……不说也罢……"老人似有未尽之言,但是志扬是女婿上门头一回,也不好太深追问,只好唯唯应是。

  趁着中午吃饭出来吃饭的间歇,柔然才把一些情况说明,原来,她那个烂赌成性的爸爸,因为柔然一声不响的出了国,两年间音空信渺,就把歪主意打到了两位老人身上,甚至将债主推到西安来,在敬老院里大闹了好几次。那些流氓都是认钱不认人的主儿,大闹了几次就给老人坐下了病根,而柔然的那个极品爸爸始终不敢露面,地痞流氓也更加肆无忌惮的一次次来敬老院打闹。

  志扬听到这儿,简直都气炸了肺,他真没法形容那个人,这都是什么畜生能做出来的事情,但是看柔然哭的跟泪人儿一般,他有不好再往她伤口上撒盐了。

  柔然继续说道:"我几次打电话来,姥姥都不敢跟我提这事儿,怕那个混蛋顺着这条线,再找到我……敬老院虽然很想把这事推给我,但是牵涉要打国际电话,推诿来、推诿去,居然到最后不了了之了。"志扬早就习惯了这种人浮于事的做法,也没有继续深追问,只是静听柔然继续说道:"姥姥说,前阵子闹得太厉害没办法,都打110报了警。姥爷觉得一辈子都是要体面的人,一怒血压升高,就……"其实她没有全说实话,她还有个舅舅,姥爷因为觉得没脸再留在敬老院里,就主张搬回去跟舅舅同住,但是那个舅妈却不准。姥爷说:"房子还是我们的,为什么不让我们回去?要是嫌弃我们,你们滚出去。"为此跟舅舅一家大吵了一架,那舅妈趁机提出要分家,她当家的是徐家唯一的后人了,柔然的母亲早逝,李柔然下落不明。那徐老爷子十几万的存款肯定要留给他儿子和孙子,所以逼着他交代后事,恨不得将二老当场逼死,徐老爷子只觉得有家难回,又无路可退,才急火攻心吐血数口,直接造成了今日的局面。但是,这一切的家丑,柔然都没有说出来,只是将它埋藏在心底。

  午后,志扬取出一张工行储蓄卡交给柔然,一边说道:"姥姥,这里面存了五十万,每月定期取利息返还,即使我们不在眼前,也足够供养二老生活,希望你们多保重身体,不要为这些事情生气。如果这里的环境不满意,我们可以联系别的处所,现在姥爷的身体还太虚弱,恐怕不能坐飞机去法国,不然我真有心办好签证,接二老跟我们一起走。"志扬心里明白,老头子怕是不行了,病情拖得太久,又没有得到妥善的治疗,说不好听的就是在这等死……

  果然,老头跟老太婆嘀咕了几句,大意是:"这些钱他们不能留下,不然最终谁也说不好钱会流向去哪儿,他们也没有能力保管好这么一笔财富。"柔然什么也没说,只是含着泪,在姥爷病床前守了一夜,志扬安静的陪在她身旁,静静的看着,他第一次看到柔然如此真情流露,平时只笑脸迎人,嬉笑怒骂的李柔然,极少会流露出悲伤的情感,但是有自己的丈夫在,这一切就都不用她来背负了。"老公……不要离开我……我真的不想在失去亲人了……"志扬轻抚柔然的秀发,却没有说一句话,他想起了最近常在网上能看到的一句话:"每一个为你流泪的女孩都是折翅的天使,为你堕落人间,你伤不起……"三天后,徐老爷子去世了,走得很安详,在那天下午,徐老太太吃了三十片安定也跟着走了,留下的只有无尽的苦楚余味。志扬原本委托张琦去找他在警校的同学,在西安的关系打听一些事情,但是现在的一切准备都落了空,只能张罗老人的后事,而张琦则负责跑腿,去管区派出所销户口。

  火葬场举行了简单而庄重的遗体告别仪式,没有惊动任何人,只有最后陪伴二老的柔然、志扬,以及这些日子忙前忙后的张琦。志扬也通过电话,将这边的情况转达给了嘉嘉、祖尔和娜娜,三女也各都默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志扬做主,为二老在凤凰岭选择了一块墓地,也算是让二老能够入土为安。

  柔然将姥姥临终前最后给她的一封信也随着纸钱化了,一边低声的祷告:"姥姥,你和姥爷相携走完这坎坷的一生,祝您二老一路走好,能够得到长久的安宁,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搅您们了。我们徐家,两世人都那么苦,我现在很好,很幸福。或许这都是您们和妈妈给我积下的福分……然然一定会好好珍惜,好好的经营我们的感情,爱护家里的每一个人,从今天起这个世界上就不再有然然的血亲了,但是我却有家人,爱我和我爱的家人,您们放心吧,愿您们安息……"柔然哭了,在志扬怀里伤心的哭了。姥姥的床头除了一封信,还有一张存折、一张银行卡,和一枚翡翠戒指。

  存折是二老一辈子的积蓄,最后留给了柔然;银行卡是志扬给他们的那张,老太太已经预见了这一天的到来,所以显然没有动一分卡里的钱;那一枚戒指,则是老太太陪嫁时的物什,就是文革抄家的时候,她都冒险偷偷藏起来的宝贝,现在也留给了柔然。柔然为求心安,将那存折交给了自己的舅舅,但是她的舅妈居然还腆着脸问她要那枚戒指,说那是他们徐家的传家之宝。

  如果按照柔然以前的性格,她肯定会当场给那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一顿耳光,但是她像是一夜间成熟了起来,她只是盯着自己的舅舅说道:"舅舅,姥姥、姥爷都不在了,我不想置喙先人。别的我可以不争、不抢,甚至不要,这个戒指,我想你不会跟我这个小辈儿抢吧?"她这话虽然是对着她舅舅说的,但是眼神却始终盯着她的舅妈,她的舅舅和那个女人显然被柔然震慑住了,那个女人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这就是三天以来,志扬和柔然所经历的。

  回到现在的时间,志扬搂着柔然的肩说道:"人活七十古来稀,而且二老同年同月同日携手仙游,也算是给我们一个安慰……虽然我知其二老不深,但是通过几天的接触……二老苦了一辈子了,现在终于得到了安宁,你应该为他们高兴才是。"志扬隐约了解到,徐家原来是关中的大地主,老太太家原来也是书香门第的大户人家;徐家37年土改的时候就被打倒……更多的历史也不详细介绍了,志扬他也没经历过。但是,他有深刻印象的文革年代,只成分不好一条罪名,就影响了几代人的命运……"地富反坏右",志扬回忆起父亲,一个被人从高楼上摔下去的学者,他只是一个被打成右派的知识分子……那地主作为黑五类的首位,徐老爷子当年能挺过来,真的是不容易的,不过一生的阶级烙印铸就了人生的轨迹,与其说老爷子是被儿媳妇气死的,不如说他是跟自己较劲输给了自己。

  又有多少人能战胜自己的执念?志扬忍不住开始反思自己,或许自己也有自己的执着?志扬紧了紧自己的怀抱,把柔然抱的更紧了些。

  与此同一时空,地点转回到巴黎程志扬的家中。祖尔白天要工作,这一天嘉嘉把自立送到幼儿园,然后陪着妹妹去为她和张琦的新居看家具、挑婚纱和照相馆。"爸爸他们走了三天了。"在商场里走得累了,找了间咖啡坐下,娜娜搅动杯子里的咖啡一边问道。

  "嗯……他说,然然的姥爷快不行了,大概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或许要耽误些时间才能回来。"都说计划没有变化快,嘉嘉现在只是担心他们在西安的安全,别的还不是她最担心的。

  "哎……人生转瞬,谁也说不上谁能平安百年,或许人今天还在,第二天睁眼就没了……"娜娜禁不住叹息道。

  "呵呵……太悲观了吧,宝贝?"嘉嘉呵呵一笑,抿着嘴问道。

  "哎……姐姐,你相信2012是真的吗?"娜娜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不信。你信吗?"嘉嘉很干脆的答道,跟着反问道。

  "发昏当不得死,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宁可搂着张琦,一起直面死亡,呵呵……"娜娜笑声中透着一丝沧桑。

  嘉嘉心里摇摇头,她听的出妹妹说的不是真心话,也不像是一个热恋中的姑娘说的话,有心问问她出了什么事,又怕勾起她心中什么不好的念头,姐妹俩相对默然了许久。

  "姐,我忽然不想跟张琦结婚了……"娜娜似乎考虑了很久才说道。

  "你开什么玩笑,为了你们的婚事,全家都调动起来了,张琦房子都准备买了……"嘉嘉有些生气妹妹的不负责任,这么多年她似乎已经习惯了作为家长的身份照顾妹妹,所以她现在的角色更像一个母亲,而不单是姐姐。

  "不是只是准备买嘛……不买就是了……"娜娜把脸扭过去,目光不敢和姐姐相对,显然她看嘉嘉生气了,心里有些发虚。"我不像你……我不想他那么辛苦,巴黎的房价那么高,那三十万是他所有的积蓄……也只是够付房子的首期款,我真的不想看他将所有都押下去……而且,难道我们真的要在这异国他乡过一辈子吗?"嘉嘉从妹妹的辩解中只看到了两个字:"借口",但是从她的想法中不难发现,娜娜对未来很迷茫,没有方向,所以她才会感到恐惧,对婚姻的恐惧。或许她不如自己幸运,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虽然她说是为了张琦,但是她何尝不是为了自己,娜娜的心还在摇摆,她不想欠张琦太多,她和他之间的一切似乎都是欠账与还账的关系……嘉嘉心中布下了一片阴霾。

  "哎……你会跟他讲清楚你心里的想法,对吗?这些事需要你们多沟通。"嘉嘉叹了口气说道。

  "他……他要是肯听我的……哎……"虽然张琦对她百依百顺,但是他给的温柔,始终没有她想要的。

  嘉嘉默然:自己家里不也是一样,爸爸总是乾纲独断,所有大事情她都依着他的决定,但是妹妹的性格那么独立,张琦真的能劝服她吗?她不仅为妹妹担心,更担心她和张琦之间的感情真的出了严重的问题。"娜娜,或许姐姐说这话有些不合适……但是姐姐只想说,两个人相爱、相知固然是最圆满的,但是我想这世上除了张琦,真的不会再有一个人会对你这么好了,或许你会觉得他的爱让你透不过气来,很有压力,甚至是想逃走。但是等你真的明白张琦对你的好的那一天,或许就已经错过了。"娜娜默默的听着,一句话也没说……她心里有些难过,但是她更是对自己说:随缘吧,如果真的错过了,也是自己的选择,怨不得旁的……

  姐妹俩闷闷的回到家,嘉嘉回到了自己卧室里,娜娜也回到了自己房间,娜娜在床上辗转反侧胡思乱想,张琦这几天每天都会跟自己通电话,但是他却什么都不跟自己说,闷葫芦一般的自己问一句他就答一句,往往十分钟就无言以对,不知道有什么可说的,似乎他跟着爸爸一起之后,变得更加拘谨、拘束。这也是让娜娜对他感到失望的另一个原因,张琦这些年虽然为她改变了许多,但是他不羁的面具掩盖不了他性格上的缺陷,娜娜真的担心,如果结婚以后他会不会故态萌发,再也不屑于伪装来哄自己,这样她真的会感觉落差很大。

  "梆梆……""谁啊?""姐姐……""姐,你进来吧,门没关。"嘉嘉推门进来,却不经意的想起了那晚没关门的小尴尬……脸上微微一红,但是却很好的将它掩饰了过去。"还在想那件事呢,跟姐姐说说,你到底担心的是什么?"嘉嘉搂着妹妹的肩膀,抚着她的额头说道。

  "哎……是这么回事……"娜娜就把那天,自己和张琦吵架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其实他跟了去做什么,他就是那么个死心眼儿,也看不出其实爸爸并不需要他去做电灯泡,他就不能说一声,我想留下来陪陪囡囡,我更需要他!"嘉嘉苦笑,其实她提醒过张琦,但是张琦说自己要对得起爸爸的栽培,既然决定好好的做事,就要分得清公私场合……嘉嘉劝道:"有的时候他真的是太刻板了……但是,这不也是他的优点?人家都当了浪子当了这么多年,为了让你开心,让你过好日子,都开始认真起来,浪子回头金不换呢。"娜娜心想,姐姐这么说也不错,或许真的是自己太不体谅他了,或许他临走的时候不咸不淡的样子,其实是因为他心里也还在别扭?"但是……这个闷葫芦……走了三天了,每天就是跟我打电话报个平安,说不了十分钟的话就撂电话,真要是跟了他结婚,他还能这么在意我吗?""哎……我发现你们凑在一起时候,他什么都不敢跟你说啊。我问过他的,我说:'结了婚,你不许欺负我妹妹,不然我们娘家人多你是知道的。'你知道他是怎么回答我的?"娜娜扑哧乐了,显然是被姐姐的话吸引住了。"他怎么说的?""他跟我说:'结婚后,我肯定对囡囡更好,这些年追她的人这么多,等我们结婚了,她肯定会有落差,如果我再不好好疼她,她心里肯定更加难过了。'"嘉嘉一边说,一边看妹妹的表情,看她被感动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才不再继续说,让她自己回味。

  "这真是他说的吗?"娜娜咬着下唇,兀自有些不信的说道。

  "他有记日记的习惯,你肯定知道他日记本在哪,你可以去找找,我猜他肯定会把这句话记在本本上的,姐姐相信这句话是他的肺腑之言。"嘉嘉握着妹妹的手说道,话真是张琦说的,至于他有没有记下来,是嘉嘉自己猜测的。

  娜娜哭的更伤心了,她感觉似乎真的要检讨下自己,是否真的那么傻,从来就没有真的去考虑他的感受。

  嘉嘉拍着妹妹的后背,轻轻的劝道:"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互相体谅和理解,如果真的拌嘴了,先冷静一下……你的脾气那么急,说他给你压力了,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他承受的压力更大,当他面对你的时候,是不是更没法用他本心去面对你……这都是为了什么?""嗯……"娜娜有些感触,或许他有些话不敢张口跟自己说,还是因为自己给了他太多的压力。

  嘉嘉看妹妹点了点头,颇为有些肉疼的递给她一张支票。"呐,拿去吧。""什么啊?"娜娜眼尖,从那张票票古朴的花纹样式就看出是好东西,忍着好奇问道。

  "爸让我给你的。"嘉嘉回到屋里,取出了志扬郑重交给她的一百万欧元的瑞士银行不记名债券,做了好半天的心理斗争。虽然志扬跟她说过,这是家里最后的备用资金,但是她眼看妹妹为将来忧心忡忡的样子,心想妹妹现在更需要这笔钱,即便爸爸会骂自己,她也要自作主张一回了,毕竟她并没有恶意,也不是把钱用到了其他不良的用途。

  娜娜接过一看,吓了一跳道:"姐姐你别吓唬我,我看着害怕。"说着小心的递还给了嘉嘉。

  "傻丫头……爸爸说了,这是留给你出嫁时候的嫁妆,我想你也不想辜负他的一番心意吧。"其实嘉嘉隐约记得爸爸曾说过要给娜娜置办一份嫁妆。这两年来家里财产渐渐缩水,他没有跟自己再提起过,这件事也就暂时放下了,但是嘉嘉觉得现在也算是时候了,能让妹妹安心下来,踏踏实实跟张琦过日子。

  "不会我要说不结婚了,就拿不到这钱吧?"娜娜弱弱的问道。

  "嘿嘿……你说呢?"嘉嘉嘿嘿一笑,不置可否的回答道。

  "且,那说到底还是给张琦的,怎么都觉得不能这么便宜他……"娜娜向后仰倒在床上,双手举着那张债券看了看说道。

  "是给你们的,要是换个不本分的人,你以为他舍得出这钱呢?"嘉嘉觉得,如果能让妹妹的婚姻幸福美满,爸爸会支持自己的决定的。

  "嗯……姐姐,谢谢你……"娜娜起身,搂着嘉嘉

章节目录